首页 ChurchChina

ChurchChina

收刀之勇 ——马太福音26:47-56讲道

[ 文 / 西蒙 ] 那天晚上,拔刀的彼得所效忠的对象其实并不是耶稣。因为,耶稣有自己的事工计划。彼得曾经拉着耶稣,劝祂说:“主啊,万不可如此!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。”(太16:22)彼得当时是用语言拦阻耶稣上十字架,而现在彼得是用行动拦阻耶稣的计划。那天晚上,彼得实际的效忠对象是他自己。从人的角度来看,彼得让我敬佩,他很勇敢。但是,当我们以个人的勇敢、牺牲为夸口时,我们便拒绝了耶稣想让我们拥有的心态——领受的心态。

阅读更多 »

威廉姆斯·阿·布雷克:改革宗圣约福乐主义 至善、美德与律法

[文 / 拿细耳人] 在宗教改革时期,基督教福乐主义是否已被纳入改革宗神学?在17世纪,这一传统在荷兰改革宗正统神学中如何得到进一步的延续和发展呢?布雷克不仅从至善、美德和律法这三个概念出发构建了他的伦理学,保持了与大公教会福乐主义传统之间的连续性,而且通过将改革宗的圣约神学和救赎论纳入他的解释框架,进一步集合了改革宗传统的贡献,从而形成了改革宗的圣约福乐主义伦理学。

阅读更多 »

改革宗圣约福乐主义帮助我们更像神 ——访谈拿细耳人弟兄

[ 文 / 本刊编辑部 ] 在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第一问中,人生在世的首要目的是什么?答:荣耀神,以神为乐,直到永远。我们对圣约福乐主义感到陌生,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都只是在关注荣耀神,当然改革宗神学就是唯独神的荣耀。那么,我们有没有想过“以神为乐”到底是什么?若未经思考,我们的基督徒生活就只会成为:顺服、舍己、受苦。仿佛若要荣耀神,就要被神剥夺。我们缺失掉了很重要的一环!神让我们荣耀祂,也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幸福。

阅读更多 »

做强盗、雇工、还是好牧人

[文/罗素·摩尔(Russel Moore)] 如果你以为回应教会性虐待的问题会分散教会的注意力,而无法聚焦于教会使命,那么你就不明白教会的使命是什么。教会的盼望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后来又复活的人子,祂把羊群召聚在一起,呼吁我们要彼此相爱,彼此扶持,彼此分担重担。大卫在诗篇里说:“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”(诗23:4)不是因为杖与竿看起来都很酷,拿着很有牧人的架势,而是牧人要拿着杖与竿来保护羊群。

阅读更多 »

“这一切都不伤人、不害物” ——在教会中营造抵制属灵虐待的文化

[文/迈克尔·克鲁格(Michael Kruger)] 属灵虐待真实存在,教会必须采取措施保护主的羊。本文列出了三个关键行动。预防:教会必须尽力从一开始,就为选立领袖制定一个在根本上符合圣经的愿景。问责:太多的教会有一种保密、自我保护和形象管理的文化,为属灵虐待提供了温床。与此相反,教会必须营造一种开放、透明的文化,对领袖进行真正的问责。保护:教会必须有一个明确、组织周全的计划来处理虐待投诉,并在处理过程中对受害者进行关怀和保护。

阅读更多 »

从律师视角看教会内的性虐待事件

[文/理查德·L·圭多(Richard L. Guido)] 在教会中,若有一位姐妹说自己受到了家人、其他教会成员或圣职人员性虐待,教会有哪些义务呢?性虐待的受害者作为基督的小羊委身教会,教会就有义务帮助她、保护她(参约21:15-17)。教会不仅对她,而且也对被指控的性虐待者与全体会众负有牧养责任。同时,教会也对政府官员与教会外的其他人负有重要义务。因此,教会在处理性虐待的投诉时,必须仔细考虑所有这些牧养关系与外部义务。

阅读更多 »

约翰福音里基督的神性

[ 文 / 安德烈·科斯滕伯格(Andreas J. Köstenberger)] 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问题就是,耶稣是否如祂宣称的——是基督、神的儿子、道成肉身的神。我们作为约翰福音的读者,要实现约翰写书的目的,我们就必须和多马一起,毫无保留地、带着彻底的委身顺服地呼叫祂:“我的主、我的神!”如此,我们就能承受耶稣的临别祝福:“你因看见了我才信;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。”(约20:28-29)

阅读更多 »

基督神性观在教会历史上的发展

[ 文 / 杰拉尔德·布雷(Gerald Bray)] 耶稣时代的犹太教证据促使我们得出结论,对基督神性的信仰不可能在犹太教中产生。任何试图朝此方向发展的人都会被剪除,脱离这群体,也几乎不会有人去追随他。耶稣在初期基督教敬拜中占有的独特地位,以及跟从祂的人在面对逼迫和死亡时仍愿坚持敬拜祂的事实,要想得到充分的解释,唯一的结论就是:耶稣不仅教导人祂就是神,而且以自己的所行证明了这一点;最终,是祂的死里复活让门徒相信,祂就是祂所宣称的那一位。

阅读更多 »

宣道会甘藏边区简史(1930–1936年) ——“重整与更新”阶段

[ 文 / Little Paul ] 差会与重组后的汉族教会之间终于建立了一种新的关系。直至此时,他们才在真正的意义上成为教会的“帮助者”,而非“督导者”。他们的帮助为这些蹒跚学步的教会带来切实的益处与属灵的启发。深入藏区与穆斯林群体中的福音工作也有不少进展。但是,在如此广袤、属灵争战异常激烈的工场,宣教士的人数过少,而“预备队”更显为不足。死亡、病痛一次次侵袭宣教士们,致使在藏区和穆斯林群体中的事工渐趋沉寂、功败垂成。

阅读更多 »

评《完全跟随上帝:清教徒简介》

[ 文 / 肯尼思·斯图尔特(Kenneth J. Stewart)] 《完全跟随上帝》一书的优势在于其扎实的神学总结,这种总结是基于对清教徒个人著作的广泛引用。本书的第二部分,是对九位清教徒领袖的简介。接下来的第三至第六部分,是关于基督教教义、基督教伦理和基督徒生活等重要主题的清教徒神学思想概述。第七部分,作为本书的结尾,作者就清教徒运动中出现的一些看似极端的现象,以及清教徒教导在今天的正确应用,提出一些宝贵的思考。

阅读更多 »

总要清清洁洁的

[ 文 / 王明道 ] 弟兄有时愿意把他们私人的难处,或不能解决的问题带来,同牧者单独谈一谈,姐妹有时也愿意这样做。这种谈话对信徒常有极大的帮助,对神的仆人也常有极大的试探。这样,便需要保罗给提摩太的劝勉了,“劝少年妇女如同姐妹,总要清清洁洁的。”

阅读更多 »

戴德生宣教灵修日引(21)

[文/亦文] 1900年夏,义和团仇洋排外的情绪达到高潮。山西、直隶,甚至浙江都有宣教士陆续死在官兵和暴徒的手下。内地会共有58名成人和21名儿童丧生,居在华众差会之首。年已68岁的戴德生因为服事过度导致精神崩溃,当时在瑞士的达沃斯疗养,但身心仍很虚弱。家人怕进一步刺激他,尽量不让他知道同工频频殉道的近况。但戴德生还是从中国发出的一系列电报中,获悉这些可怕的消息。庚子教难或许也让他回想到35年前,神如何在布莱顿海滩征服了他的不信:“如果神赐下一批人到中国内地,即便他们将来都饿死,也不过直接回天家而已。假使只有一个中国人因他们的服事而得救,不也仍然值得吗?

阅读更多 »

戴德生宣教灵修日引(20)

[文/亦文] 1900年5月的波士顿, 68岁的戴德生在一次聚会中分享时,因心力耗竭,思绪中断,难以为继,只能重复“你只会信的太少,绝不会信的太多。‘我们纵然失信,祂仍是可信的,因为祂不能背乎自己。’”(提后2:13)接续他领会的皮尔逊博士回顾这件事时说道:“这件事令人伤感,但也富有诗意。重复说话,既是戴先生精神崩溃的一个前兆,也是他多年宣教生涯中对同工的提醒。这实在是一句祝福的话,也是他一生分别为圣、事奉的确据。”

阅读更多 »

戴德生宣教灵修日引(19)

[文/亦文] 1897年春,戴德生访问德国,信义宗的教牧和众差会领袖,聚集在德根男爵夫人柏林家中的会客室里,质询这位差会创始人的各种理念。男爵夫人后来追忆那天的情景时说:“这位有属天智慧的人,存着谦卑的心,征服所有反对他及其工作的人,这真是多么奇妙的事啊!有一线阳光照在他的脸上,使他看起来充满喜乐和平安,这似乎是从上面而来的光采。我顿时想起司提反,他看见天开了,耶稣在神右边的情景。”

阅读更多 »

戴德生宣教灵修日引(18)

[文/亦文] 1894年,身为医生的儿子苦心劝告:“父亲,您这把年纪在三伏天长途旅行,可是会有性命之虞的。”同为医生的父亲回答说:“你说的是,但我们不应忘记‘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’。”(约一3:16)于是,存义夫妇决定陪同父亲北上。一行人离开汉口,继续长达数月的旅程。除了主日之外,他们每天都要赶14小时的陆路,途经河南、陕西、山西等省各地的宣教站,受到中西同工的热忱接待,最后平安地回到上海。神又赐戴德生11年的寿命。

阅读更多 »

戴德生宣教灵修日引(17)

[文/亦文] 1890年8月,戴德生第一次到澳大利亚巡回分享,一位叫麦科特尼的圣公会牧师在墨尔本的家中接待了他。在两周的观察中,麦牧师觉得这位远方来客每天都从天上的银行支取耶稣生前的应许:“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”。(约14:27)他问戴德生:“您关心的是亿万灵魂,而我就牧养几十号人。你的信件都是十万分火急的,相比之下,我的就只是些鸡毛蒜皮。但我却常常惴惴不安,挂虑担忧,而你则平静安稳。请告诉我,是什么让我们两人的反应如此不同呢?”

阅读更多 »

戴德生宣教灵修日引(16)

[文/亦文] 经过二十四天的跋涉,一行人终于抵达汉中,视察了当地的医疗、办学和福音事工。在汉中最后一次聚会上,戴德生带领大家一起读腓立比书第三章,并把焦点放在7-8节:“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,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。不但如此,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,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。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,看作粪土,为要得着基督。”

阅读更多 »

戴德生宣教灵修日引(15)

[文/亦文] 接着的主日晚上,在武汉跨差会的联合祷告会上,戴德生特别为七十人异象祷告,并以三年为期,拟定了详细分配的计划。会上有人提议:“当这七十人全部抵达后,我们再来举行一个感恩大会吧。”马上有人回应:“到那时我们一定已经分散各地,不如现在就为这七十人献上感恩。”戴德生向英国各教会发了一份呼吁函,由77名内地会同工联名签署。征召七十人的消息传遍内地会,很多人承诺每天为此祷告,直到成就。

阅读更多 »

戴德生宣教灵修日引(14)

[文/亦文] 神按珍妮的祈求为她预备了路费,但是六个孩子怎么办呢?这时候,戴德生的妹妹、已经育有四子六女的戴贺美(Amelia)知道了这件事,便向家人宣布:“假如神呼召珍妮往中国去,祂便是呼召我照顾她留下的孩子们。”神不仅精准回应了珍妮的请求,连她没有求的也赐给了内地会:当珍妮带领一批新宣教士搭乘轮船的前夜,她收到了一笔一千英镑的巨额奉献,用作灾区孤儿院的筹建。至此,再没有人怀疑,是谁差遣她重返禾场了。

阅读更多 »